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祥 的博客

史政·军事·文化

 
 
 

日志

 
 
关于我
陈祥  

《凤凰周刊》记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特殊”囚犯:日军战俘营里的美国奥运选手  

2015-09-17 18:2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祥 

97岁的路易斯?赞佩里尼,在2014年7月2日去世。4个月后,再现他年轻岁月的电影《坚不可摧》在澳大利亚首映。这是安吉丽娜?朱莉的第二部导演作品,改编自作家劳拉?希伦布兰德的书《坚不可摧》。此外,路易本人曾与作家大卫?兰森合著自传《与魔鬼同行》,劳拉在路易本人经历上添加相关人士的故事,还原出路易的世界。
“特殊”囚犯:日军战俘营里的美国奥运选手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特殊”囚犯:日军战俘营里的美国奥运选手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在成千上万名二战美军战俘中,路易的囚禁生涯并不特别。惟一特殊的是,他在参战前是有名的奥运选手,因此被战俘营的一个虐待狂盯上。受益于畅销书和好莱坞大片,路易成为一个励志偶像,化为美国精神的一种。“荣耀属于那些对伟大事业的坚定追求,属于一个动机,属于你的原则,属于和你互相依靠的人们。没有任何不幸、伤害或暴行能够摧毁它。”参议员约翰?麦凯恩高度评价路易,麦凯恩也曾是飞行员,在北越战俘营里经受过更残酷的折磨。麦凯恩坚信自己和路易都是在战争中学到真理,人类存在着比追逐私利更高的追求,这才是真正的荣耀,它需要信仰来支撑。

从运动明星到投弹手

“啊,你就是那个最后跑得很快的男孩。”希特勒轻轻碰了下路易的指尖。1936年8月7日,19岁的路易参加5000米决赛,他没拿到奖牌,但他最后一圈只花了56秒,打破世界纪录69.2秒。速度如此快,他抢走了冠军的风头,连希特勒都探出头注视这美国青年。路易回到看台时见到希特勒身边一个面色苍白的人,那是戈培尔,路易径直将相机交给戈培尔,请求拍张希特勒的照片。

路易就这样见到了希特勒,他回忆这一刻时漫不经心,只知道希特勒是又一个独裁者而已,且反犹。“我才刚从高中毕业,与政治以及世界的运行方式相比,我更关心自己。”他在自传《与魔鬼同行》里说。

第二代意大利移民路易,原本是加州托兰斯镇一个桀骜不驯、四处惹祸的顽劣孩子,在社区臭名昭著,几乎要进少教所。亲哥皮特引导他走上长跑训练,挖掘了他的天赋,当他成为美国体坛的一匹黑马时,全镇人以他为荣。

若一切照旧,1940年的东京奥运将是路易的巅峰时刻,那时他23岁,经受过更多训练,也有了更多参赛经验。1938年,深陷在侵华战争中的日本放弃申办奥运,这严重打击了路易。国际奥委会决定由芬兰赫尔辛基来接替,然苏联入侵芬兰让奥运最终化为泡影。路易无论如何想不到,几年后将作为战俘来到东京。

1940年夏,一蹶不振的路易休学进洛克希德公司当焊接工,把奥运梦深埋在心底。路易总能抬头看到P-38“闪电”式战斗机在试飞,该机几年后因击毙山本五十六而名噪一时。受飞行文化吸引,1941年春路易加入陆军航空兵,因晕机病被淘汰。他于同年秋再次加入陆航,军队培养他成为一名轰炸机投弹手,中途爆发珍珠港事件。

受训结束,几乎所有人都希望被派遣到B-17“飞行堡垒”轰炸机上,而非B-24“解放者”轰炸机,然路易被分配给“解放者”。后者在速度、载弹量、航程、升限上优于前者,但是耐战损能力低于前者。“解放者”大展弦比的戴维斯机翼受损时容易断裂并导致坠机,上单翼布局导致在地面迫降时极易机身断裂,在海面迫降时轻质卷帘炸弹舱门全毁而迅速进水沉没。日后,路易机组的海上迫降结局便如此。
“特殊”囚犯:日军战俘营里的美国奥运选手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B-24解放者

路易的机组受训的三个月间,美国陆航有3041架飞机在本土发生事故,而在整场战争中,陆航在本土因训练死了14903人。二战初期,航空兵依然是一种新兴力量,有太多空白有待探路。损失量之大,证明美国军工产业规模巨大、扩军速度惊人。训练时的坠机无处不在,路易机组也目睹过惨剧的发生。

1942年12月23日,路易第一次参加轰炸行动,26架“解放者”从中途岛起飞轰炸了威克岛。这次任务很轻松,美军无飞机被击落,路易的飞机受了轻伤。他在《檀香山广告报》上看到一幅描绘他投弹的漫画,他剪下来放入钱包,日后差点带来杀身之祸。1943年4月,路易参加了对瑙鲁的袭击,他们与日本海军的零式战斗机短兵相接,四名成员受伤,受损的飞机回基地降落时差点突破跑道尽头掉入海里。其中一名成员抢救无效死亡。

战俘营的黑暗岁月

1943年5月27日,路易在执行海上搜救任务,发动机故障导致飞机坠落。如同绝大多数迫降在海上的“解放者”一样,飞机迅速进水下沉,只有他和尾部机枪手麦克、飞行员菲尔得以浮出水面。他们有两艘救生筏、一些巧克力、几小罐淡水。

他们在海上漂流24天,麦克中途病故,他和菲尔被日军的船捕获,期间九死一生遭遇鲨鱼的多次袭击,以及日本轰炸机的一次扫射。他们先被押送到马绍尔群岛的夸贾林环礁上,经历简单审讯和一番虐待后,被送到横滨的大船镇秘密审讯战俘营,此时已是1943年9月13日。

大船镇关押了利用价值比较高的盟军战俘,路易因前奥运选手身份“有幸”进入这所不受红十字会干预的秘密集中营。战俘们一致认为,大船镇的日军看守有两大特点,笨头笨脑、虐待成性。遭受无休无止的殴打,是战俘们的家常便饭。

他遇到了大学同班的日裔同学佐佐木,受到了轻微照顾。在暴戾的日军中,路易也遇到过一些心地善良者,大船镇就有一位卫兵用木棍敲打地面,同时让战俘惨嚎配合完成一出拷打戏。有卫兵不愿殴打战俘,每天晚上在宿舍被自己人围攻。此地伙食极差,坏血病、痢疾、脚气在此盛行。得悉路易是奥运选手,日军派出一名自己人和路易赛跑,营养不良的路易自然落败。

1944年9月30日,路易被转移到大森战俘营,这个正规战俘营位于东京湾一岛上,一座细长的竹桥连接岛与大陆。路易遇到了一个成为自己半辈子梦魇的人物,下士渡边弘光,一位心理变态的“富二代”,战俘们私下叫他“大鸟”。第一天见面,他就把路易痛打一顿,理由是路易没注视他。

大森的口粮比大船镇多且好一点,一周能吃上一次肉,不过全是动物内脏或无用部位。盟军军官们不必参加劳动,但口粮只有参加劳动的士兵的一半。路易与“大鸟”差不多同时到,在“大鸟”到来前,大森战俘们的日子其实还算好过,卫兵有恶棍也有友善者,多数是冷漠者,用简单的几下拳打脚踢能维持顺序即可。“大鸟”改变了一切,他可以在揍人中途抱着对方痛哭一场,表示不再虐待战俘,转眼更疯狂打人,从中获取快感。

在大船镇和大森战俘营,路易都发现日军克扣战俘的口粮和物资成风,他们除了自己享用外,还拿到黑市上卖,可见日本国力已尽。战俘们没有越狱的希望,采取了各种消极的反抗措施,除了顺手牵羊偷点物资,还有劳役期间搞小破坏,如改写待寄邮包的地址、改写货车车厢的标签、在码头装卸时偷偷摔坏易碎物品、在大米上撒尿、拧掉铁轨螺丝让货车翻车……盟军的组织工作颇为有效,任何人必须将偷来的食品分部分给病号。
“特殊”囚犯:日军战俘营里的美国奥运选手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特殊”囚犯:日军战俘营里的美国奥运选手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路易年老时。

在“大鸟”生不如死的虐待中,路易于1944年11月1日见到美国陆航的一架新飞机光临,自己的“解放者”在它面前显得矮小。这便是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它来自被美军攻陷才四个月的塞班岛,塞班岛的易手意味着日本绝对国防圈被突破。这也是东京居民首次看到B-29。B-29来了,胜利还会遥远吗?

11月24日,88架B-29在白天轰炸了东京,战果不大。但这是东京第二次遭袭且昭告了被反复轰炸的开始,第一次是开战初的杜立德空袭。战俘们难掩喜悦之情,当然遭到“大鸟”的报复。1944年圣诞节后,“大鸟”升职调离。

“美军空袭东京不止是令人鼓舞,它给了我们力量,让我们可以在艰难痛苦中坚持下去。”路易在自传中说。他在1945年2月末移至直江津战俘营,走前见证了东京首次遭凝固汽油弹轰炸一幕,小岛对面的大陆和天空被火光染红,所有人都震惊了,电影《坚不可摧》亦特写这一幕。

路易在直江津与“大鸟”重逢,他相信这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所幸苦难不长久,日日运煤的路易迎来了日本战败,美军为战俘营里的700人空投了严重过量的食物。

漫长的战争创伤治愈路

1944年,路易的父母收到了政府慰问信,儿子已在太平洋上空执行任务途中为国捐躯。“他同万千爱国者一道,愿为捍卫自由而献出生命,并让自由庇护众人。自由永存,由经这份自由,他的生命令其他大多数人黯然失色。”这是按格式附上的悼唁和表彰语。

好在路易是名人,日军广播利用了他的宣传价值,宣称他受到良好对待。路易家人又喜又怀疑。战俘们陆续光荣地归国,1945年10月,路易的飞机降落在旧金山,他与父母、兄妹相拥而泣。
“特殊”囚犯:日军战俘营里的美国奥运选手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路易归国的一刻。

“特殊”囚犯:日军战俘营里的美国奥运选手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路易回国后结婚。

路易很快退役,他的战后生活便是“最伟大的一代人”那种人生安排,工作、娶妻、生儿育女……生活很幸福,然“大鸟”的形象仍然纠缠他不放,他一度挣扎于自暴自弃、精神崩溃的边缘。他念念不忘要手刃被盟军通缉的“大鸟”,同时让家庭生活和工作一团糟。最终,是宗教信仰治愈了精神创伤。

“大鸟”在东躲西藏期间被特赦,路易想见“大鸟”,对方直到2003年去世一直不同意,路易还是见到了很多旧日战俘营看守。路易宽恕了“大鸟”,不过绝大多数呆过日军战俘营的盟军,都在战后宽恕了当年的死敌。

1998年1月22日,属于路易的又一个光荣时刻到来。81岁的他在直江津接过长野冬季奥运火炬向前跑,他跑过了昔日的囚禁地,众多日本人夹道欢呼。那一刻,路易更加理解了宽恕的意义。“在那趟日本之行中,我体验到的爱和仁慈宽厚是让人难以相信的。”他感慨道。

《经济观察报》2015-06-09 

  评论这张
 
阅读(15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