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祥 的博客

史政·军事·文化

 
 
 

日志

 
 
关于我
陈祥  

《凤凰周刊》记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2013-10-29 01:3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祥 

  

朝鲜战争停战60年来,韩国一直面临着战争的威胁。当苏东剧变后南北国力迅速拉开时,危险开始减少,但首尔始终处于朝鲜远程火炮的射程中。朝鲜半岛成为世界上军队最密集的地区,目前朝鲜有110万军队,韩国是69万人,另有不到3万人的美军。

 韩国国防部在2012年发表的《国防白皮书》显示,过去60年里朝鲜违反《停战协定》的事例超过了43万件,其中,大规模的渗透和局部挑衅大约达3000件。近几年最醒目的事件包括20103月的天安舰事件、同年11月延坪岛炮击事件。历史上的知名事件还包括:1968121日朝鲜特种部队渗透突袭青瓦台、1974815日行刺朴正熙总统、1976818日板门店斧头事件、1983109日缅甸昂山将军墓地爆炸案、19871128日大韩航空858客机被炸等。

60年表面的和平里,朝鲜和韩国走出了各自的发展道路。但恐怕连韩国也意想不到的是,战争历史成为其外交公关上的一大优势。正是战争改变了韩国的发展走向,不仅保护最初贫瘠羸弱的它抵挡了来自北方的全方位渗透进攻,还形成了其独特的现代化。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废墟上的意外收获

       无疑,这场惨烈的战争给南北人民带来无尽的苦难,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然而回顾历史发现,战争也有塞翁失马的意外所得。

首先,是李承晚政府费尽周折拖住美国签署了《美韩共同防御条约》。停战60年,也同样是美韩军事同盟60年。韩国成为美国在冷战中的一个桥头堡,美军重兵的存在杜绝了朝鲜人民军再次大规模南下进攻的可能。而由于韩国除了北方的三八线外,三面环海,有利地形使得北方的陆路武装渗透很难,避免了同演南越的噩梦。

其次,南北关系的彻底敌对化,使得李承晚、尹潽善、朴正熙、全斗焕政府可以以战事教训、非和平状态为由,理直气壮镇压一切左翼激进组织。在战前,千窍百孔的李承晚政权被北方多处渗透,甚至爆发了丽顺兵变和济州岛暴动这样的大规模叛乱事件。

第三,战争使得战前孱弱到等同于警备队的韩国军队,实力大为膨胀。军队也成为美国软实力输入的重要通道,当时的韩国军官因为接受美国培训而成为韩国社会的先进团体,从学识到管理能力,留美军官明显比文官政府公务员优秀得多。在朴正熙发动“5·16”革命的1961年,全军6万军官中有10%的人有留美经验,比率高于外交部的公务员。

朴正熙本人是受日本式军政训练出身,但他在政变后依赖的多数年轻军官均受美国影响,他们纷纷退役进入文官政府。美国中情局在19617月的一份报告中,准确地描述了这批人的特点:“他们是熟悉组织重要性和政治控制技术的行动家,他们对政府和军部特权阶级的无能和腐败,以及文人统治下的政府发展迟缓,绝望已久了。”

朴正熙执政18年,彻底改变了李承晚和短暂的张勉-尹潽善政权的发展轨道,开创了被誉为“汉江奇迹”的独一无二的韩国现代化。倘若没有朴正熙,韩国极有可能一直是个治理低效、经济落后的民主国家,外有强敌对峙、内有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最终被美国放弃而崩溃。

 

与遗忘的记忆作斗争

但据韩国的调查数据显示,韩国人对战争历史正在加速遗忘,这使政府感到忧心忡忡。首尔市教育厅实施的“6.25韩国战争是谁挑起”的问卷调查中,86.8%的受访学生表示是朝鲜。在安全行政部主导进行的调查中,有52.7%的初中高中生不知道韩国战争爆发于哪一年。

亲历过战争的人,永远不会忘记这场浩劫,其他人则不然。尤其对年轻人而言,全面民主化后,随着对北方敌对教育的骤减,他们对这段历史很模糊,也失去了解的兴趣。韩国《中央日报》在20136月作出一个数据对比:韩国人口共4799万多人,包括仅在婴儿时听过战争炮声的人群(60岁以上)在内,经历过战争的约为760万人,而停战后出生的人群(0~59岁)约为4038万人(截至2010年)。

这种现象的产生也与教科书和考试制度的变化有关。李承晚时代,韩国左派们认为战争是正义的民族解放战争,或坚信战争是南方发动并引火烧身的。民间获准编写历史教科书时,左翼势力进入该领域,如左派团体“全国教职员工会”的内容多来自朝鲜出版的《现代朝鲜历史》和《朝鲜全史》。2004年,韩国史成为高考的选修科目,造成考试人数骤降。保守党政府上台后,社会各界将韩国史重新列为必修科的呼声日益增强。

与民间社会相反,官方对朝鲜战争的记忆则从未淡忘。20053月,时任大国家党党代表的朴槿惠第一次踏上赴美的访问行程。她首先去华盛顿的朝鲜战争纪念碑献花,迎接她的有一群肃立的老兵。“他们穿着韩战当时的军服、戴着当时的徽章,虽然年纪已老,发色已白,却仍旧威风凛凛。”朴槿惠在自传《绝望锻炼了我》中如此回忆这一幕。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朴槿惠造访阿灵顿公墓

时任美国国防部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其办公桌玻璃板下压着一张朝鲜半岛的夜间卫星照片,北方的漆黑和南方的灯光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朴槿惠参拜纪念碑的第二天,拉姆斯菲尔德约见了她,向她展示了照片。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持保守立场的拉姆斯菲尔德对朝鲜战争和美韩同盟怀有很深的感情,他经常就朝鲜战争告诫“年轻的一代总是忘掉历史的教训”。他去首尔访问时,年轻的韩国女记者发问:“派韩国部队去伊拉克有什么意义呢?”拉姆斯菲尔德指着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说:“答案就在这里。50多年前,美国部队来到朝鲜半岛的意义就在这里。”

韩国政府铭记历史的行为也得到良好的收效。今年6月,美国国防部下属的“朝鲜战争参战美军勇士纪念财团”会长威廉·韦伯向韩国媒体表示:“虽然战争已经过去60年了,但是韩国依然对参战美军老兵们表示感谢”,“二战时美军士兵曾为其流血的英国、法国等任何国家,没有像韩国这样礼遇参战老兵的”。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威廉·韦伯

今年87岁的韦伯上校,曾在陆军187空降团服役,参加过太平洋战争。韦伯有他的忧愁,参战老兵的平均年龄达到84岁,随着老人们的陆续凋零,财团将在今年9月解散。“今年停战60周年庆典对美军参战者来说,可能是最后一次重温朝鲜战争的意义。”他略带无奈地说,“对美国的年轻人而言,这场战争不是被遗忘的战争,而是鲜为人知的战争。”

 

“韩国人竟然没有忘记我们”

根据韩国国防部最近解密的美国政府档案和联合国报告书,共有60个国家援助过自己,刷新了以往的数据。战争期间,韩国获得21个国家的支援,其中兵力支持有16国,医疗等支持有5国;另有32个国家提供物质支援,7个国家参与韩国战后重建。

每年的固定时间,韩国会在国立大田显忠院、釜山联合国公园(含联合国军墓地)等重要地点举行纪念仪式。除了韩国民众外,往往会有参战国的留学生、老兵及家属参与,参战国的旗帜和联合国旗帜都会被升起来。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釜山联合国军墓地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釜山联合国军墓地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2008年11月11日,釜山联合国公园召开的“追悼6·25战争联合国军战死者活动”中,美国、英国、法国的参战老兵们正在默哀。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6月25日,在韩国战争停战协定签订60周年之际,国立大田显忠院在入口处道路上设立了“和平街”,升起了21个联合国参战国的国旗。图为在升旗之前,来自美国等参战国的留学生与参展功臣们正举着国旗进行游行。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2011年6月20日,韩国基督教总联盟会和釜山基督教总联盟会的50余名会员为迎接“护国报勋之月”,在釜山南区大渊洞“UN纪念公园”国外参战勇士的墓碑前献花后正在参拜。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2008年12月9日,韩国战争法军参战纪念碑的揭幕典礼在江原道加里山扇子堂中举行。1951年5月美2师团23联队所属的联合军法军大队的志愿军以及工兵小队队员在这里和中共军队展开了激烈的战争。参战勇士罗伯特·赛门森(中)向纪念碑献花之后正在敬礼。

93岁高龄的白善烨成为纪念活动中的“国宝”。白善烨是韩国家喻户晓的战争英雄,曾任陆军参谋总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朝鲜战争时韩国军方最高职务。他也出席了今年在华盛顿举行的纪念活动。韩国国防部则于今年设立了“白善烨韩美同盟奖”,一年一次颁发给为韩美同盟和韩军发展作出贡献的美国人。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白善烨

今年获奖者是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他于50年年底在汉城出车祸死亡。早在1961年,韩国政府在汉城广津区峨嵯山山脚修建联合国军疗养院,命名为沃克山以示纪念。1963年竣工,供驻韩美军和联合国军使用。

930日是韩美同盟60周年纪念日,韩国国防部将举办“韩美同盟之夜”,邀请参战老兵、同盟有功人士和韩美现役军人代表参加。一并举行的还将有韩美同盟有功人士邀请活动、韩美同盟赛跑、国军交响乐团与美国第八集团军军乐队联合演奏会等,并会发行《韩美同盟60周年60年史》纪念册。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韩国从官方到民间,一直在举办邀请老兵重回故地的活动,甚至有各国伤残军人齐聚首尔参加纪念游行。“韩国人居然还没有忘记我们,甚至还要来这里举办活动……我只有感激的份儿。”今年84岁的土耳其老兵罗斯缇.格尔莱里曼,在接到来自韩国的慰问电话后感慨不已。电话来自韩国地方政府庆尚北道的工作人员。庆尚北道、国家报勋处和海军本部于831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办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纪念活动,作为“伊斯坦布尔.庆州世界文化博览会”的开幕庆典,土耳其参战老兵及其家属参加了这一活动。

今年7月,京畿道议政府市在金梧洞常绿公园竖立“挪威陆军流动外伤医院驻屯纪念碑”。8月底,京畿道还邀请了来自美国、加拿大、泰国、土耳其等国的97名老兵及家属来访。9月中旬,庆尚北道漆谷郡举办“洛东江世界和平文化大庆典”活动,与会贵宾主要是美军官兵和家属。洛东江在朝鲜战争史上意义重大,1950年洛东江处于釜山防御圈内,此时的韩国政府只剩下釜山防御圈和济州岛,联军在洛东江一带苦苦坚守,直到仁川登陆开始。

韩国人意识到,唯有使祖国成为世界经济大国,才会让当初为韩国战斗过的人感到参战是有价值的。以联合国军中参战人数最多的美军为例,他们对朝鲜战争的感观很一致:沉闷的战斗、惨重的人员损失、回国后普遍遭受的冷遇,让这些老兵们多年来不愿再谈论这场一直被二战光环所掩盖的战争。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随着韩国经济奇迹越来越为世人所知,步入退休年龄的老兵们渐渐有人放下多年的心理阴霾,重返韩国故地重游。这个效应像滚雪球般扩大,老兵及其家属们的怀旧之旅交织着韩国经济奇迹带给他们巨大的心理冲击。

当他们在本国遭受多年冷遇后,却在自己年轻时曾浴血战斗的地方,获得在自己家园不曾得到过的尊崇与感恩。这使老兵们普遍觉得,经历多年的冷漠与遗忘后,年轻时的牺牲与磨难是物有所值的。

“虽然‘6.25’战争让我变成了残疾人,但看到韩国惊人的发展,证明我年轻时候的牺牲没有白费。”2008年,82岁的希腊军上校亚历山大.加拉杰斯的言论很有代表性,他在战斗中负的重伤使他一辈子行动不便。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亚历山大.加拉杰斯

战争记忆成为公关资源

今年7月,位于美国华盛顿阿灵顿公墓附近,“朝鲜战争参战勇士青年志愿团”宣告成立。成员都是参战老兵的后代,协会数码纪念馆基金会理事长韩钟宇表示,“一直以来,哪怕在陌生的国家,比如土耳其等参战国,我们只要一说战争的事情,就会很快成为朋友。”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在各国军政人物的回忆录里常会有这样的现象,参战经历能瞬间拉近彼此的距离,这种特殊的友谊,轻者使两人成为至交,重者影响到两国关系。因此,将散居在世界各地的朝鲜战争军人后代联合起来,可以构成一个亲韩关系网。一位美国教师指出:“美国公立学校的历史教科书将第二次世界大战单独列出,用了20页的分量来专门讲述,越南战争占了67页,而对于朝鲜战争的描述却只有两三句话。”试图影响到各国的教科书能对朝鲜战争有正确的、足够具体的介绍,是韩国的一大目的。

硝烟退去后,韩国与各参战国的友谊体现在多个领域,包括领导人出访、经济援助、文化交流等。726日,朴槿惠会晤了来访的新西兰总理约翰.菲利普.基。新西兰在1950年只有不到一万人的军力,却派遣6000兵力参战。朴槿惠在感谢新西兰国民的时候特别强调这点,还特别提到一件事,“在曾是惨烈战场的加平地区,至今还有青少年能收到新西兰参战士兵们资助的奖学金,让我十分感动。”

韩国国际合作机构(KOICA)理事长、前驻纽约总领事金永穆表示,“韩国是唯一一个在战争将一切完全摧毁的条件下重新实现繁荣的国家。现在,已经迎来停战60周年,此时此刻正是我们用真心回报参战同盟国的时候。”

KOICA2010年指定菲律宾、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为“报恩援助”对象国。20117月,时任总统李明博访问埃塞俄比亚,也是韩国对埃塞俄比亚的首次国事访问。除了办理经济合作的事宜外,李明博特意去朝鲜战争参战公园,在纪念碑前献花,并会见老兵。

埃塞俄比亚军队来韩参战有3518人,目前仍有300余人健在,韩国政府每月拨款每人5万韩元作为荣誉金。近两年来,韩国邀请了300多名老兵后人来到韩国,进行长达8个月的电气电子、汽车、管道安装等技术培训。韩国政府还在当地援建小学、医院等公用设施。韩国明声教会在埃塞俄比亚援建的明声基督医院,为参战老兵提供免费医疗,家属享有50%的优惠,每年还给两名老兵后裔提供全额奖学金。

20122月,李明博还访问了位于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韩国公园,向朝鲜战争参战纪念碑献花默哀,他表示韩国国民和子子孙孙永远都会感激土耳其当年参战相助。

2011年,三星公司在土耳其大学生中筛选奖学金获得者,将直系亲属中有参战老兵作为重要选项,最终选了100人。22岁的中选者里基特.爱吉麦兹表示托爷爷的福获得意料外的奖学金,他81岁的爷爷阿利夫.爱吉麦兹对《中央日报》记者说:“以前抱着可能会战死韩国的想法,每天祈祷着能被送往土耳其。但是60年过去了,这成为我要感谢的事。”接下来两年,三星以同样的标准各选了50名得奖学生。除了支付学费外,三星将给予每月生活费150美元,直到毕业。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韩战中的土耳其军队
解密韩国“战争遗产公关术”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2008年5月,第7届世界青年跆拳道锦标赛在土耳其伊兹密尔举行,韩国运动员集体向土耳其老兵下跪感恩。

对于当年参战的发达国家英国,韩国则重视精神上的关怀,比如出资在当地修建与朝鲜战争有关的博物馆和纪念碑及雕塑。2012年,韩国陆军25师团捐款给英军部队“格洛斯特团”建筑博物馆,该部队在19514月底的临津江战斗中蒙受了二战后迄今为止,英军所遭受的最大单次战斗损失。

前韩国驻美大使李泰植还曾将三星、LG公司的手机送给过美国老兵。李泰植组织过58次老兵的褒奖活动,接触过2500多名美国老兵。他的工作不仅使得美国老兵对韩国充满好感,也使得他们成为韩国对美外交场上的潜在助手。很多闲赋在家的老兵积极从事当地社区公益事宜,在诸多与韩相关的议题上对当地议员施加影响。有分析认为,美国老兵们的帮忙对促成《韩美自由贸易协定》、众议院通过慰安妇问题决议等事项上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而对美国军人而言,参战以及战后驻守韩国至今,成为很多军人共同的经历,甚至成为家族传统。祖上三代在韩国服役的美军前后有70多人,在家史和国史的荣誉下,这批人无疑是韩国政府的铁杆支持者。韩国政府也清醒地认识到,并常常拿这个群体用来做宣传。


《凤凰周刊》
2013272013-09-24 
  评论这张
 
阅读(68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